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男欢女爱】【作者:不祥】【完】

本帖最后由 零度思念 于 2017-12-7 09:33 编辑

男欢女爱

  男欢女爱(1)

  徐子强自从和两位中年妇人,发生过肉体关系后,饱嚐异味。每天脑海中想的都是如何去勾引女人来玩乐。前集提过风尘女子我是不要玩的,一来毫无情趣等于是花钱受罪。二来得了性病,以后结婚生子,会遗害后代。

  我因为太贪玩,功课平平,尤其是英文及数学,这两门功课使我更头痛,母亲比较溺爱我,管教不太严格,父亲又凶又严,因为我是个独生子,父亲望子成龙管教严格,非要我高中大学不可!要不然就够我好受的。

  于是请了两位家教老师,给我补留英文及数学。星期一、三、五,由一位姓吴的男老师教数学。星期二、四、六,由一位姓姚的女老师补习英文。从晚上七时到九时补习两个小时。

  父亲规定我除了星期天可以外出游玩,星期一至星期六,放了学就要回家等待老师来补习功课,像我这似野马个性的人,这下可就惨了。完全被困死了,也闷死了。我从小就很怕父亲的凶严管教,当然不敢抗命,只好乘乖的待在家里,等候两位老师的教导吧!

  吴老师是位三十多岁的男人,是某高中的老师,数学很棒,教导认真,跟我父亲的个性有点像似。上他的补习课是枯燥乏味,说有多虽受就有多难受,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桃老师是位三十四、五岁的美艳妇人,在某高中任教英文。教学也很认真,美艳的面部一笑两个酒涡,娇声细语之声出自那艳红的樱唇,悦耳动听,她的肌肤雪白细嫩,双乳肥胀丰满,全身散发出一种少妇及杜娘之间的气息和韵味,使我在上她的补习课时,如沐春风之中,尤其是她那双明亮而水汪汪的眼睛,好像韵含着一股慑人心魂的媚态。

  我每次和她面对的坐着,耳听她在讲解课文时,而双眼则不时的瞪着她那随时一抖的大乳房,心想她的大乳房若摸在手中,不知和马妈妈及蔡妈妈的乳房有何不同的感受,她的小穴生得是肥是瘦,是松是紧,是大是小,阴毛是浓是稀,是长是短,是粗是细,想着想着大鸡巴都忍不住的硬翘起来了。

  很快很快的一转眼,两位老师到家中给我补习已经二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中,我也分别在星期天和施妈妈及刘妈妈每人做爱过两次。

  但是我的心中,始终想着如何设法勾引桃老师到手,嚐嚐三十郎当妇人的滋味!

  星期六的下午,父母亲同去参加朋友小孩的结婚喜宴,叫子强在外面馆子自已去吃饭,不许乱跑,在家中等候老师来补习英文。饭后不久,桃老师已来。

  二人在书房面对面地开始上课:【子强!怎么今天没有看见你的父亲和妈妈呢?】桃老师因不见他的父母而问。

  【老师!爸妈去参加朋友小孩的喜宴去了。】

  【哦!来,先把前天教的那一课生字及文法,念给老师听听,看你会不会熟不熟!】【是!老师!】

  桃老师今晚穿了一件浅黄色的下衫,粉红色的圆裙,美艳动人,展露在无袖下衫的雪白浑圆手臂平放在书桌上,微微张开的腋下,生满了两堆浓密的腋毛,性感极了。看得我心神飘荡,口中错字连连而出。

  【子强!你今晚是怎么了?念得错字连篇,要好好用功喔,不然你考不上大学。老师拿了你爸爸的补习费,没有把你教好,老师也没面子,知道吗?】【是的!老师!可是我这几天老是心神恍恍惚惚的,书都读不进脑子里面去嘛!】我开始用语言来引诱她,看她反应如何。

  【你才是个十八岁的小孩子,有什么心思?使你恍恍惚惚,家里的环境这么好!又不愁吃不愁穿,又不愁没有零用钱,有什么心思的!】【老师!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老师真的给你弄糊涂了!】【那我说给老师听了以后,老师不能对我爸妈讲哦!】【为什么呢?】桃老师奇怪的问。

  【因为你是我的老师,学识及知识都比我丰富,而且你比我年纪大,所以你才能替我解决困难嘛!】【嗯!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说说看,老师是否能替你解决!】【可是我说出来,老师不要生气,也不要骂我!老师若无法替我解决!就当是一阵风。吹了过去就算了。】【好!老师决不生气,也决不骂你,老师若无法替你解决的话,只当是你没有说,好不好?】【好!谢谢老师!请问老师,不论男女活在这个世上,除了衣、食、住、行外还需要什么呢?】【人活在世上,每天辛辛苦苦不就为了衣食住行在忙碌吗?那你说还需要什么呢?】【老师!人除了以上衣食住行外,不论男女,都有七情六慾,老师!你说对不对?】桃老师一听,心中微震,眼前这个只有十八岁半不大不小的男孩,已是思春的年纪了,看他长得高大健壮,而出奇的早熟,一定是想嚐试女人的异味了。

  【不错!人有七情六慾,但是你还是个十八岁的男孩,不应该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上面去,要好好读书才对呀!】【老师!我就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才心神恍恍忽忽的无法安心读书,尤其是老师来了以后,我更心神不定了!】桃老师听了,心喘气促的道:【为什么我来了以后更心神不定呢?】【坦白讲!老师!因为你长得太美艳动人了,每次你走了之后,我都在睡梦中梦见和你在做爱,使我不是手淫自慰,就是梦遗,实难忍受这相思之苦。亲爱的老师,你想想看,我那有心情读书呢?】桃老师听了脸红耳赤,小穴里情不自禁的淌出淫水来。连话都答不上来了。

  我一见桃老师面额通红,知道她已被我挑逗起春心了,于是打铁趁热,走到她的背后,双手按在她的双肩上,把嘴唇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老师我好喜欢你!好爱你!希望你能帮助我解决我的相思之苦!】桃老师低头摇了两下说:【子强!不行!我是你的老师,又比你大十六岁再说是有夫之妇,怎么和你相爱呢?】【亲爱的老师!现在这个社会老师和学生谈恋爱太普遍了,再说,我也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也不会伤害你的丈夫和儿子,我要的是你给我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爱,让我享受一下性爱的滋味。也让你享受一下年轻力壮的男孩和你真个销魂的滋味!好不好嘛!亲爱的老师!亲爱的姐姐!好不好嘛?】我说完之后,双手便从背后伸到前胸,一把握住两颗丰满的大乳房,又摸又揉,手指也捏着那两粒奶头,再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樱唇,吸吮着她丁香小舌。

  桃老师被我摸得浑身不在的颤抖。

  【哎!子强 不行 我是你的老师呀! 不行! 呀!】我不但不放手,反而一手插入她的下衫的乳罩内,握着她那胀卜卜的肥乳一手去解她下衫的钮扣,再把乳罩的钮扣解开,把下衫和乳罩全部脱掉,她的上身变得赤裸裸了。

  她一面挣扎,一面叫道:【哎呀!子强!我是你的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胡来 快 快放手 不然我要生气了婀!啊 别咬奶头! 好痛啊! 快把手 拿 拿出来 哦 哦 】我又使出一套连环快攻的手法,一手摸揉着大乳房,一手插入三角裤内,摸揉她的阴毛及大阴唇,用嘴含着一颗乳头猛吮猛咬。

  因为她拼命夹紧双腿,使我的手无法插进她的阴道里去扣挖,桃老师急忙用及手来握住我摸穴的手,口中叫道:【子强!你不能对老师这样无礼 我是个有丈夫 有儿女的人 不能做出对不起他们的事情!求求你把手拿出来!老师被你弄得难受死了 乖 听老师的话!好吗?】【不行!谁叫你长得那么美艳动人,我想你想了一个多月了,今晚非让我享受一下不可。现在是什么时代了,那个女孩婚前不玩性爱游戏,那个太太没有一两个情夫。只要做得秘密,不要让你的丈夫儿女知道,跟年轻力壮的男孩玩玩,换换口味嚐嚐丈夫以外的男人异味,又有何不可呢?】【子强!你讲这些话听了叫人害怕,你才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懂得那么多社会上男女之间的乱七八糟的事,你真是人小鬼大,太可怕了,我看你书读不好整脑子尽想些坏事情,不得了啊!】【好老师!别说那么多大道理了,求求你治治我的相思病吧!你不是答应替我解决困难的吗?】【老师是答应替你解决困难!但是也不能用我的肉体呀!那是多么不道德多见不得人的事嘛!】【好老师!这有什么不道德和害羞的嘛!我希望你把你那积有十多年的性爱经验。用身教行动来教导我,让我嚐嚐男女性爱的乐趣,以慰我相思之苦!好嘛!亲爱的老师!你不知道,我爱你爱得快发狂了,你若不答应我,我是会被相思病纠缠死的!】【这就奇怪了!我有什么地方让你爱得发狂呢?】【老师!你有这美丽娇艳的脸、丰满成熟的身体,你这些外在美的魅力就叫我着迷,再加上你是一个已婚生子的妇女,已有十数年性爱经验,做起爱来才能完美无缺,还能像母爱般的关怀我照顾我,这些都是我爱你爱得发狂的原因!】老师一听心中真是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已是三、四十岁的妇人了,能有这样大的魅力,使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如此迷恋着自己,想想自己的丈夫近来体力越来越差,每次在行房事时,连两分钟的热度都没有,就清洁溜溜了,永远无法满足性爱的乐趣。

  惊的是子强才只十八岁,就懂这么多男女之间的性爱事情,看他刚才挑逗自己的手法,真像一个玩女人的老手。他说的不错,瞒着丈夫及儿女,换换囗味,嚐嚐年轻力壮小伙子的异味?也未尝不可!

  看子强长得身强体壮,精力充沛,做起爱来一定是勇不可当,痛快得很。

  【子强!我不相信你真能了解男女性爱的真谛,你还是个孩子嘛!】【老师!我才不是小孩子呢!不信你看!】

  子强说着走到她的面前一站,用手把学生裤的拉链拉了下去,把那条硬翘翘的大鸡巴掏了出来,直挺挺的高翘在桃老师的跟前。

  子强说道:【老师!你看!我是不是个小孩子呢?】桃老师一看:【哎呀!我的妈啊!】她心跳脸红的暗叫一声。

  这小鬼头的阳具,不但粗长硕大,就有三、四岁小孩的拳头那么大,比自己的丈夫大了一倍,要是被他插进自己的穴里,不被他插穿了才怪呢!她羞红着脸说道:【小鬼!丑死了!还不赶快收起来!】【丑什么!这是女人最喜欢的大宝贝,老师!你摸摸看看,我是不是个小孩子!】子强拉着桃老师的手,来握住自己的大阳具,一手揉捏她的大乳房和奶头。

  施老师被他摸得全身直抖,已无反抗,终于张开樱唇,伸出舌头,两人就狂吻起来。

  她那握住阳具的手也开始套弄起来,性慾已经上昇了。我看她这种反应知道她已进入性慾兴奋的状态,一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就往卧房中走去。

  【子强!你干什么?】

  【子强!不行!快放开我 求求你!放开我!】我把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反身去把房门锁好,动手为她先脱去了下衫和乳罩。她那一双肥大丰满的大乳房美艳极了,我用手摸着她的大乳房,竟然还弹性十足,入手像是被电到一般,舒服极了。

  我知道她是又想要,而又怕要。我已经在马妈妈和蔡妈妈的身上得到经验,女人嘛,都是天生一副娇羞的个性,心里十肯万肯,口里却叫着:【不行!不可以!】其实女人口中叫的都是和心里想的恰恰相反。

  慾火烧得我像是发狂似的,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得精光。把她的一双大乳房用嘴又吮又咬又吸的玩弄着,一手摸揉着另一颗大乳房及奶头。我玩弄了一阵之后再把她的裙子及三角裤全部脱了下来。

  她娇喘呼呼的挣扎着,一双大乳房不停的抖荡着,是那么迷人。

  【哦!子强!不可以!不行。求求你 不要 】她此时春心荡样,全身发抖,边挣扎边娇听浪叫,真是太美太诱人了。她的阴毛浓密鸟黑又粗又长,将整个阴阜包得满满的,下面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还红通通的好像少女似的阴阜一样,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水渍,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

  我把她两条腿分开,用嘴唇先到那洞口亲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

  【啊 啊 哎呀 子强 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桃老师被我舔得痒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动,双手抓住我的头发,屁股不断的往上挺,向左右扭摆。

  【啊!哎呀 子强 我受不了了 你 舐 舐得我全身酥痒死了!我要泄泄 了 】我用舌功一阵吸吮咬舐,她的一股热滚滚的淫液,已像溪流似的,不停的流了出来。她全身一阵颤抖,弯起双腿,把屁股抬挺得更高,把整个阴阜更高凸起来让我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淫水。

  【亲爱的老师!学生这一套功夫,你还满意吗?】【满意你的头!死小鬼!我的命都差点被你整死了 你呀 真坏死了 小小年纪就知道这样子来整女人!你真恐布 我 我真怕你啊!】【别怕!好老师!我现在再给你一套使你意想不到的舒服和痛快的滋味来嚐嚐!好不好?亲爱的老师!】【子强!别叫我老师,听了使我心里发毛,以后我俩单独在一齐时,叫我倩如姐!我毕竟是你的老师啊!】【是!我亲爱的倩如姐!】

  子强翻身上马,手握大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他的阴阜上研磨一阵,磨得倩如飘痒难当的叫道:【好子强!别在磨了 我里面痒死了 快 快把你的大鸡巴插下去 给我止止痒 求求你 快嘛 】子强看她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自己舐咬时已丢了一次淫液,现在正处于兴奋的状态中,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抽猛插,方能泄一泄心中的慾火。

  【死相!我都快痒死了!你还在捉弄我!快点插进来啊 真急死人了 快 快点嘛 】我不敢再犹豫了,立刻把大鸡巴对准穴洞猛的插下去。【滋!】的一听,一捣到底,大龟头顶住了她的花心深处。

  【哎呀!我的妈啊!痛死我了!】倩如本来希望我快往里插,想不到我的鸡巴太大,用力又猛,她自己的穴虽然已生过两个小孩,但是天生就很紧很小。加上除了她丈夫那短小的阳具外,还没有吃过别的男人的阳具,第一次偷食就遇到我这粗长硕大的鸡巴,她当然吃不消呢!头上都已冒出冷汗来。

  我也意想不到,都三四十岁而又生过两个孩子的她,小穴还那么紧小。看她刚才那种骚媚淫荡急难等待的脸色,刺激我三不管的一杆猛插到底。

  过了半晌,她才喘过气来,望我一眼说:【小乖乖 你真狠心!也不管姐姐受得了,还是受不了 就猛的一插到底 差点都把我的老命插死了姐姐真是又怕你又爱你,我的小冤家 啊 】她如泣如诉的说着,一副可怜的样子,使我于心不忍的安慰道:【倩如姐!对不起!弟弟不知道你的小穴是那么紧小,而弄痛了你!我真该死!请原谅我的鲁莽,姐姐要打要骂,小弟毫无怨言!】倩如见我轻言细语的安慰她,娇媚的笑道:【如姐才舍不得打你骂你呢!等一下可不许你太鲁莽,需听如姐的,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要知道,性爱是要双方都配合好的,才有情趣,也才能得到最高的享受。若是只单方面得到发泄那对方不但毫无情趣可言,反而会引起反感而痛苦,知道吗?小宝贝!】【哇!听如姐这样一讲,性爱的学问还真大嘛!】【当然嘛!不然为什么许多夫妻不和,轻则分居,重则离婚。如姐本身就是一个例子,为什么甘冒危险,来此和你偷情呢?】【那我就不太了解。不过嘛,你在丈夫身上得不到满足,才甘冒险和我偷情的,是吗?】【你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等我慢慢的对你讲!来开导你,指点你,现在你开始慢慢的动,别太用力,姐姐的小穴里面还有点痛。记住!别太冲动!】我开始轻抽慢插,她也扭动屁股配合我的抽插。

  【嗯!好美呀!亲弟弟 如姐的小穴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好舒服,亲丈夫 再快一点 】【哎呀!小宝贝,你的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呀 姐姐被你的大鸡巴搞搞死了 我又要泄给你了 哦 好舒服呀 】一股滚烫的淫水直冲而出!

  我感到龟头被热滚滚的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我的原始性也暴发出来了,改用猛攻狠打的战术,猛力抽插,研磨花心,三浅一深,左右插花,把所有的招式,都使出来,她则双手双脚紧紧的掳抱着我,大鸡巴抽出插入的淫水声。【普滋!普滋!】之声不绝于耳。

  【哎呀!亲弟弟,姐姐 可让你 你 插死了 小亲亲 要命的小冤家 哎呀!我痛快死了!啊 】她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服得她几乎发狂起来,把我掳得死紧把屁股猛扭猛摇。

  【哎呀!亲丈夫 我一个人的亲丈夫!痛快死姐姐了 啊 我舒服得要 要飞了!亲人!乖肉 你是姐姐的心肝 宝贝 我不行了 又 又要泄了 呀 】我是猛弄猛顶,她的花心一泄之后,咬住我的大龟头,猛吸猛吮,就像龟头上套了一个肉圈圈,那种滋味,真是感到无限美妙。

  如姐这时候双手双脚因连连数次泄身的缘故,已无力再紧抱我了,全身软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种模样分外迷人。

  我抽插停正无比舒畅时,见她突然停止不动了,使我难以忍受,双手分开她的两条腿,抬放在肩上,拿过个枕头来,垫在她大屁股的下面,挺动我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

  她被我这一阵猛搞、粉头东摇西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淫声浪叫:【哎呀!亲弟弟 不行呀 快把姐姐的腿放下来!啊 我的子宫要 要被你的大鸡巴顶穿了!小冤家 我受不了啦 哎呀 我会被你搞死的!会死的呀 】【亲姐姐 你忍耐一下 我快要射了!你快动呀 】倩如知道她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提起余力,拼命的扭动肥臀,并且使出阴壁功,一夹一放的吸吮着大鸡巴。

  【啊!亲弟弟 小丈夫!姐姐!又泄了!啊! 】【啊!亲姐姐 肉姐姐 我 我也射了 啊 】两人都同时达到了性的高潮,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猛喘大气,魂飞不知何去了。

  休息了好一阵子,施倩如先醒了过来,一看手表,快九点了,忙把子强叫醒说道:【小宝贝!快九点了,起来穿好衣服,不然你爸爸妈妈回来看见我们这个样子,就不得了了!快 】我听了也吃了一惊,急忙起床穿好衣服,二人走回书房,相对坐了下来,如姐这时粉脸娇红,春上眉间,一副性满足的模样,于是我悄悄的问她:【如姐!刚才你痛快不痛快,满足不满足?】她被我问得粉脸羞红过耳,低声答道:【死相!你知道还来问我,真恨死你了!】【如姐!你丈夫的东西和功夫,此我的如何呢?】【死小鬼!别再羞我了!他 他要是行的话 我也不会被你这个小色狼引诱上勾 你呀!坏死了!】【如姐!我的艳福真是不浅!能玩到你我真的好高兴啊!】【死子强!不来了!你怎么老是羞人家嘛!你真坏死啦!人家的身体都被你玩遍了还来取笑我,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恨死你了,也不来教你的功课了。】【好如姐!亲如姐!别生气嘛!我是逗着你玩的,你要是真不理我,我真会被相思病整死的,你忍心吗?】【活该!谁叫你老是欺负我,羞我嘛!】

  【如姐!你好狠心,我又没有欺负你,羞你嘛!】【子强!姐姐并不是狠心,姐姐好爱你,若是我俩幽会,才可以讲这些亲热话,我不但不会怪你,而且还可以增加做爱时的情趣,以后上课时千万别讲这些亲亲我我的话,万一给你爸妈听到了,那就糟了,知道吗?我的小心肝!】【是!我如道了!亲姐姐!】从此以后我和桃老师偷偷的在外面旅社幽会不时的也和马妈妈及蔡妈妈幽会,饱嚐三人不同的风味。极尽风流乐事。

  男欢女爱(2)

  高中毕业后,虽未考上国立大学,只考取私立大学,反正我老爸有钱,他老人家虽不太满意,也只好付学费,让我这个宝贝的独生子去读私立大学吧!

  学校在南部X县,我一来爱清静,二来若有机会还可以带女人回家过夜做爱我就租了一间房子定居。

  我是个风流成性而又身体强健的年青人,在台北时有三位中年妇人轮流给我玩乐,使我对中年妇人有一种偏好,其原因是中年妇女心理及生理皆已达成热的阶段。尤其是在性爱上的技术,是在年青少女身上找不着的。

  开学后不久,房东的女儿娟娟猛追我,使我在客居外地,第一次大开杀戒玩了一个小处女。再加上和她的妈妈江太太。

  房东姓江,年已五十,在台湾各地南来北往的做生意。不多一个多月左右回家一次,住过两三天又要走了。

  江太太四十左右,美艳媚人,身体除了腰稍粗外,还相当健美。其女已十七岁了,就读高中一年级,长得和她妈妈一模一样,虽然才只十七岁,丰满成熟,像个小肉弹似的。

  在我住进去后一屋期,江太太带同她女儿来看我,请我替她女儿补习数学我见她母女俩人,都生得娇艳迷人,心中暗暗想着,房东一个月有二十七八天不在家,房东太太一定很空虚,说不定可以把她母女俩人勾引到手来玩玩,这正是接进她们的好机会。

  江太太美好的粉脸含笑的说道:【娟娟这个野丫头,别的功课还算过得去就是数学差,希望徐先生多多的指导她,我会好好答谢徐先生的。】【伯母你别客气,指教不敢当,让我跟江小姐互相研究,互相指正好了 】我很客气的答道。

  【那太好了,娟娟还不快来谢谢徐老师!】

  【谢谢徐老师!】

  【江小姐!请别叫我徐老师,我本身也是个学生、你这样叫我真不好意思,也不敢接受。】娟娟说道:【那我叫你徐大哥好吗?妈妈!你说好不好呢?】江太太说道:【你这个丫头,真是一相情愿,还不知道人家徐先生愿不愿意呢?】子强道:【江伯母!愿意!我当然愿意啊!我是个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要是真有个像江小姐这样漂亮的妹妹,我太高兴了!】江太太一听,满心欢喜,笑着说道:【好!徐先生!你没有兄弟姐妹,娟娟也没有兄弟姐妹,你们俩个人就结为乾兄妹好了。那你也别叫我伯母,我也没有儿子,你就叫我妈妈好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呢?】子强道:【你当然有啊!妈妈!乾妹!】

  江太太笑道:【啊!我好高兴!终于有了儿子了!】娟娟也笑道:【啊!我也是!我也终于有哥哥!】子强也道:【我也好高兴!多了一位亲爱的妈妈,和亲爱的妹妹!】于是我们三人高兴的搂抱在一起,她们母女两人的二双乳房紧紧的贴在我左右,也用嘴来亲吻我。江太太的大乳房,柔软中带着几分弹性,比我所玩过的三位中年美妇弹性好得多。

  娟娟的一双尖挺的乳房,则弹性十足的硬挺着。使得我下面的大鸡巴,兴奋的顶着裤子,本想用手去摸她们母女的乳房,想一想还是暂时忍耐吧,等相处久了此较好下手。

  江太太对着女儿说:【丫头!暂时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只要我们三人知道就好了!知道吗?】娟娟答道:【是!妈妈,我知道!】

  江太太决定从明晚起,叫我放学后到他家中,晚饭后替娟娟补习数学两个小时。

  我每次在补习完功课要回去时,都要亲吻她们母女一阵才走。而她们母女两人也都欣然接受。第二天傍晚放学后走到她家,只有娟娟一人在做晚饭。

  【嗯!妹妹!妈妈呢?她不在家吗?】子强问道。

  娟娟答道:【妈妈去吃喜酒去了!只有我们两人吃晚饭。】于是我们两人用餐,餐毕娟娟说:【强哥!今晚妈妈不在家,休课一天,听听音乐轻松一下,好吗?】子强道:【好啊!反正不差这一次半次的。】

  娟娟高兴的在我脸颊上一吻,去打开收音机,一曲【相思河畔】美妙的旋律听起来优雅极了。

  娟娟道:【来!我们来跳只舞轻松轻松!】

  于是我和娟娟翮翮起舞,娟娟的双手紧紧的掳住我的脖子,说道:【强哥!你好英俊哦!自从你第一天住进来,妹妹就爱上你了! 强哥!我好爱!好爱你哦!】【芳妹!哥哥也是一样!好爱你!】

  说罢便吻着她的两片红唇,娟娟伸出丁香舌尖,二人猛吻猛舐起来,于是我的一双手,也不规矩起来,一手伸进娟娟的洋装衣领和乳罩内,摸着那一双尖饶硬挺的乳房,一手伸入裙子内插入那长满阴毛的阴阜抚摸起来。

  【吓!】这小鬼子已流出淫水了,【她妈的!】想不到她还真骚呢!手指一弯,插入她的小穴洞中,轻轻的挖扣起来。

  娟娟叫道:【强哥!嗯 嗯 不要这样嘛 !】子强这个调情圣手,才不管她要不要呢!

  娟娟又叫道:【啊!啊 强哥 轻点嘛!你挖得我好痛嘛 哦!哦 我难受死了!哎呀!又痒又痛!啊 】她的淫水被我扣挖得涛涛而出,弄得我的手和她的三角裤都湿透了。

  【强哥!抱妹妹到房间去 好好爱我!亲我吧 】子强知道她已被挑逗得受不了啦,抱起娟娟走入她的卧房。将她放在床上顺手解开她洋装后面的钮扣。再脱掉乳罩和三角裤。再把自己的衣裤脱个精光,半躺半坐在她的旁边。慢慢欣赏这个小肉弹。

  娟娟虽然风骚娇媚,毕竟还是个处女,现在被我脱得浑身一丝不挂,由我任意的欣赏,但是少女害羞的本性在所难免。她羞红着粉脸,紧闭着一双媚眼,一只手扪着双乳,一只手则按在阴阜上面,不言不语的躺在床上,一副等待【爱的滋味】的模样。

  子强拿开她的手。尖挺的乳房上面,两粒鲜红山樱桃的乳顶。高高隆起像个肉包似的阴阜上,长满一遍阴毛。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夹成一条红色的肉缝肉缝下面,微微的风露出一个小洞,真是美艳极了。

  我心中暗想,少女和已婚的妇人就是不同,妇人的阴阜色泽就差得多了,洞口也较大,但不知少女的滋味如何?我用手指揉摸她那鲜红的乳头和乳房,再含住另一粒乳头。真棒!她的乳房弹性十足,硬度够,不像以前我玩过的那三位妇人,她们的乳房虽然肥大丰满,但是软棉棉的只有几分弹性。这是我第一次玩处女的乳房真是过瘾极了。

  一只手伸入她的三角地带,揉摸她的阴毛和大阴唇,再扣揉她的阴蒂。娟娟感到阵阵麻酥酥,痒丝丝的,浑身肉一阵颤抖,小穴里的淫水潺潺而流,口中叫道:【亲哥哥!我好难受 】【别急!一下子就不会痛了!】

  我一看他的淫水流了那么多,想再给她嚐嚐异味,于是用舌头和嘴唇,吻、吸、吮、咬、舐的玩弄着她的小穴。

  【哎呀!亲哥哥!你舔得我痒死了 呀 轻点咬嘛!好痛呀 我好难受 求求你!好哥哥!别再舐了 哦 哦 我被你吮得要尿 尿 了。】说着说着她浑身不停的抖动,急促的喘息声,紧跟着一股滚热的淫水直冲而出,我一囗一口的喝下去。

  【亲哥哥!你真厉害,把我的尿尿都吸出来了!】子强道:【傻妹妹!这不是你尿的尿,是被我舐得舒服时流出来的淫水。】娟娟道:【你怎么知道,难怪跟平常小便时的感觉不一样,亲哥哥!那下去再怎么样呢?】子强被她天真的答话听得开口一笑:【傻妹妹!现在开始玩搞穴的游戏,也就是『做爱』!来!先替我摸套大鸡巴!弄得越硬越好,插进你的小穴里,你就越痛快!】她娇羞羞的握着子强的大鸡巴,轻轻的套弄起来。

  娟娟叫道:【啊!亲哥哥!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啊!好怕人呀!】子强看她那种没经人道的模样,就已够魂销骨得散了。于是骑到她的身体上面,分开她的粉腿露出红通的小洞。

  子强握着粗长硕大的鸡巴,对准她的小洞口狠狠一挺。

  只听到娟娟一阵惨叫:【妈呀!痛死我了!】

  她的小肉洞被子强的大龟头弄得张裂开来。她急忙用手抚在我的腰肢之间叫道:【不要!好痛啊!我的小穴太小了,我真受不了啦,好哥哥。】子强说道:【亲妹妹!等一会就不痛了!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会更痛的!】【真的吗?】娟娟天真的问道:子强道:【哥哥怎么会骗你嘛!小宝贝!】娟娟道:【那么 哥哥要轻点 】

  子强再用力一挺,粗长的大鸡巴整根塞到娟娟的紧小肉洞里。

  娟娟又是一声惨叫,用手一摸阴阜,摸得了一手红红的鲜血,惊叫道:【哥哥!我流血了!】子强道:【亲妹妹!那不是流血,是你的处女膜破了,过了这一关,以后就不会有痛苦,只有痛快和舒服了。】子强开始轻抽慢送,娟娟还是痛得惨叫,粉脸发白,浑身颤抖。

  子强道:【亲妹妹!还痛吗?】

  娟娟道:【稍稍好一点!我的子宫受不了 】

  子强道:【我知道!亲妹妹!等一下你就会嚐到苦尽甘来的滋味了!再忍耐一下吧!】子强一面玩着那双肥翘的乳房,再加快鸡巴的抽送,渐渐的娟娟的痛苦表情在改变着,变成一种快感骚媚的淫荡起来了。

  她浑身一阵冲动,花心里冲出一股淫水,浪声叫道:【亲哥哥!妹妹又要尿 尿了。】子强道:【傻妹姝!那不是尿尿。是泄精!知道吗?】娟娟道:【哦!我知道了!亲哥!我的穴心 被你顶得好 好舒服 也好好痒 哥!真痒死了 】子强看她两颊赤红,媚眼如丝,一副淫浪的模样,知道她已进入高潮了,于是使劲猛抽狠插,大龟头次次直捣花心,搞得她骚声浪叫,欲仙欲死。

  娟娟叫道:【亲哥哥!你真要搞死我了 真不知被搞会有这么痛快 亲哥哥 你再用力一点 使妹妹 更痛快些好吗 亲哥哥 】子强听她叫着再用力点,于是猛力抽插,口中说道:【亲妹妹!你真骚!真浪!哥哥要搞得你叫饶不可!】娟娟道:【哎呀!哥哥!我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快要上天了 你的鸡巴顶顶顶死我了 好酸呀 我 我又要泄了 】子强听她说又要泄了,拼命加紧猛抽猛插。说道:【呀!亲妹妹!快把屁股挺高一点 我 我要射精了 啊 我 我射了 】娟娟道:【哎啊!烫死我了 】

  两人同时大叫一声,互相死死的搂紧对方身体,四肢酸软无力的昏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两人才醒过来。

  娟娟一看,自己赤裸着身体和子强相搂着,想起刚才激烈的做爱情形,真是美死了,不觉羞红着脸说道:【哥哥!妹妹已把处女童贞给了你,希望你日后要好好爱我,别辜负了我对你的一片爱心!哥!好吗?】子强道:【亲妹妹!放心!哥哥会把你当成太太一样的爱你!】子强又道:【我也好爱你!等我大学毕业后,娶你做太太!好妈?】娟娟说道:【亲哥哥!我好高兴哦!】她抱紧我是又亲又吻的,实在难形容她内心的喜悦。

  子强道:【亲妹妹!你爸妈不知是否会答应我俩的婚事呢?】【亲哥!没问题!我爸爸他很怕我妈妈,只要妈妈说定了,爸爸是不敢反对的。】【那有什么方法才能说动你妈妈呢?】

  【让我想想看!】娟娟一阵沈思后,说道:【哦!有了!拿你这个去打动她一定成功。】说罢用手握住我的大鸡巴摇一摇。

  我听了心里一震,难道她叫我去奸淫她的妈妈不成。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亲哥哥!是这样的,我爸爸一个月有二十七、八天不在家,我常看见妈妈在睡不着觉时,或是在洗澡时,用手摸奶挖阴阜来自慰,以便解决性苦闷。妈妈要是得到给她无限痛快后,一定会答应我们的婚事。你看怎么样?亲哥!】【亲姝妹!你在开玩笑罢,这是在试我对你是否真心吗?这件事怎么可以做呢?那不是乱伦了吗?再说你妈是否愿意还不知道呢?要是真的成了事实,你不吃醋吗?】【亲哥哥!你放心!我和妈妈母女情深无话不谈。我爸爸又年老体弱,根本已房事无力。妈妈又那么爱你,恨不得投怀送抱和你真个销魂,只是放在心里不好意思说出来。而且是我自愿孝顺母亲,让她嚐嚐你的异味,怎么会吃醋呢?】【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就照你的话去办了!】于是两人又温存一番后,才回我的住处去。

  星期六晚饭后,我和她们母女三人在客厅沙发玩检红点。娟娟一面打着一面暗示我,她的意思叫我今晚下手。玩到十点多她先回房去睡,我看娟娟关好房门后,移坐到她妈妈的身边说道:【妈妈!你困不困,想再玩呢?还是想睡觉?】【算了别玩了,困是不大困,就是睡嘛,也睡不着,心里觉得闷闷的怪不舒服!】【那这样好了,妈妈!你觉得心里不舒服,让我替你揉一揉,顺一顺就不闷了。】说罢把她扶靠在我的胸前,半躺半坐的,双手就在她的胸乳之间,来回的摸揉起来。

  江太太紧闭着双眼,醉在这舒适的摸揉中,还不时的张开媚眼,一阵娇笑。说道:【啊!子强!想不到你还会按摩呢!真舒服!】子强答道:【妈妈!我会的还有很多呢!你慢慢的享受吧!】江太太道:【那妈赏什么呢?】

  【那你需要妈赏什么给你呢?】

  子强道:【嗯!到时侯再说吧!你把眼睛闭起来享受吧!】江太太闭起双眼,仰躺在子强的怀抱中,子强轻轻的解开她衣衫前的纽扣再把乳罩的扣勾打开,她的一双丰满肥白的大乳房赤裸裸的展现在跟前。

  我正要去摸玩时,江太太忽然双手扪住双乳的道:【子强!你怎么把乳罩的钮扣打开,这多羞人嘛!】【妈妈!你别大惊小怪好不好!我是要让你轻松一点,按摩起来时才更舒服些!】江太太道:【嗯!我是觉得轻松得多了,但是 】子强又道:【但是怎样?妈妈!你怎么不说下去呢?】江太太被我问得脸羞红红的答道:【我从没有在男人面前脱光外衣,除了我丈夫外,这多羞死人嘛!】子强说道:【哎呀!你别想得那么多嘛!你我已认做母子了,在自己儿子面前怕什么羞嘛!】我不由分说的拉开她的双手,揉摸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那两粒特大乳头。奶头被我揉捏得硬了起来,江太太被我抚摸得不停的颤抖,全身酥麻酸痒。

  江太太喘息的叫道:【啊!乖儿 妈妈被你揉得好难受 啊!你 你停一停 不要再揉呀!我 】子强问道:【怎么啦?我亲爱的妈妈!是不是很舒服呀!】【舒服你的头啦!我 我都快被你整死了 求求你把手拿开 我真的受不了啦 】我不听她那一套,俯下头去含住一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玩弄着这下使她更难受了。

  果然 她上身又扭又摆的叫道:【不要!乖儿 不要咬我 我的奶头 哎啊 痒死人了 妈妈 真给你整惨了 哦!我 我完了 我 哦 】她说完全身猛的一阵颤抖,两条粉腿一上一下的摆动着。经验告诉我,她已达第一次高潮泄精了。

  子强问道:【亲爱的妈妈!舒不舒服?】

  【死小鬼!还问啦!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我!真恨死你啦!】【哎啊!我亲爱的妈妈!真是好人难做,你说你心情烦闷!我好心替你按摩按摩!没想到被你骂了一顿,真是吃力不讨好!你好难待候啊!】【你这个要命的小冤家 你可如道你那一双手有多利害,弄得我全身难受死了,尤其 尤其那个那个 】她娇羞的说不下去了。

  【那个什么嘛?亲爱的妈妈!快说嘛!】

  【羞死人了!我说不出口嘛!】

  【让我来说好了!是不是妈妈下面那个大肥穴,痒得受不了啦!是吗?】【要死的!讲得难听死了!】

  【我的皮最厚,才不害羞呢?亲妈妈!要不要我来帮你止止痒!我这个大宝贝插进去,保你不但不痒,而且快乐无穷呢?】我说着就站起身来,解开再拉下拉链,将长裤及内裤一并脱掉,站在她的面前,把那条大鸡巴挺着给她观赏。

  江太太一看,心中一阵乱跳,粉脸红血过耳。江太太看过一阵之后,芳心还真有意思想想嚐嚐这个大男孩的青春之气,但是又羞于启齿,嘴里说出赶快穿上裤子,但是那一双媚眼不舍得离开他的大阳具,而呆呆的凝视着。

  我看时机成熟,双手抱起她的娇躯,往她的卧房走去。江太太道:【子强!你要干麻?快放开我!】她一面挣扎,一面叫着。

  子强答道:【干嘛!还用问吗?让儿子来替你止止痒啊!】江太太叫道:【我不要!我不要!那怎么可以呢!】我管她要不要,到了房间将她放在床上,动手为她脱解衣服及三角裤,她挣扎着来阻止我的双手,可是阻止的力量太微弱了,使我台不费力把她全身的衣服脱得清洁溜溜。

  其实江太太看见子强的大阳具时,也很需要男人的玩弄。刚才被子强一阵抚吮乳房和奶头时,已使她心中有一鼓强烈的冲动,慾火高张,阴道里已经湿润润的急需要男人的大鸡巴猛插她一阵,方能发泄心中的慾火。可是她又害怕 没理由的害怕。

  女人的心里真奇怪,又想要,又不敢要,其实她心里想要得很。我已在玩过的妇女身上得到以上的经验,只要把大鸡巴插入她的洞里,使她充实,满足,就万事OK!

  但是话又说回来 你需要有一条粗长硕大,持久耐战及性技高超的大阳具否则不但不能万事OK,反而会恨你入骨呢!

  我就是天生异资,所以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浪妇淫妇只要被我攻破她的城池,无不俯首称臣。

  我用手弄开她的那双肥白粉腿,仔细欣赏她下体的风光,只见她肥凸如大的阴阜上,生得一片浓密细长的阴毛,她的阴毛只在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边,生得很浓厚。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包着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红色的小阴帝突出在外。

  我知道生有这样突出大阴核的女人,是天生奇淫骚荡的像徵。我先用手捏揉她的大阴核一阵,再用嘴舌舐吮吸咬她的大阴核和阴道。

  江太太叫道:【啊 子强 乖儿子 我被你 舐得痒 痒死了 啊 别 别咬 哎呀 小贸贝 乾妈妈好难受呀!你 你舐得好难受 啊!我 我就要不行了 】江太太被我咬得全身颤抖,魂飘神荡,娇喘喘的,小穴里的淫水像江河决堤一样,不断的往外直流,浪叫道:【小心甘!你真要了妈妈的 的命了 啊 我泄了 哎呀 我真受不了 啦 】一股热烫的淫水,好似排山倒海而出,我张开大口,一口一口的舔食入肚。

  江太太又道:【啊!妈妈的小心肝 你真会调理女人 把妈妈整得要死了 一下子泄了那么多 现在里面痒死了 快 快来替 妈妈止止痒 乖儿 妈妈要你的大 大 】江太太说到这里,娇羞羞的说不下去。

  我看她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故意逗着她说道:【妈,你要我的大什么,怎么不说下去呢?】江太太道:【死小鬼!你真坏死了 明明知道还故意使坏,装不知道,我真恨死你了。】子强道:【亲爱的妈妈,叫我一声好听的,我就替你止止痒。】江太太问道:【叫什么嘛?你这个整人的小冤家。】子强道:【叫我亲哥哥、亲丈夫。】

  江太太道:【不要,羞死人了。】

  子强道:【好,不要,那就算了。】

  江太太道:【好!好!我叫 亲哥哥、亲丈夫。】子强道:【嗯,我的亲妹妹,亲太太,亲丈夫替你止止痒。】说完,我的大鸡巴对准她的桃花洞口用力一挺。

  【哔唧】,一声,插入三寸左右。

  江太太叫道:【哎呀!乖儿 痛 痛死了 别再动 】江太太痛得粉脸变色,张口大叫。

  我不是怜香惜玉之辈,她也不是处女,不管的再用力一顶,又插入两寸多。

  江太太又大叫道:【啊!乖儿 痛死人了 别再顶了 你的太大了 我的里面好痛 我吃 吃不消了 呀 乖 别再 】我觉得她的小穴里是又暖又紧,阴道嫩肉把鸡巴圈的紧紧的,真舒服,真过瘾,看她那痛苦的表情,只好温柔的安慰她一下。

  【亲妈妈,真的弄得你很痛吗?】

  【还问呢!你的那么大,也不管妈妈吃不吃得消,猛的直往下挺,差点挺得我快要痛死了过去 你真狠心 小魔星 】子强道:【对不起嘛!亲妈妈,我是想让你痛快舒服,没想到反而把你弄痛了。】【没关系,等一下别再这样冲动 乖儿 你的太大了 】子强道:【妈,你说的什么太大了?】

  江太太道:【羞死人了 乖儿 别问了 】

  子强说道:【妈,叫我一声 大鸡巴丈夫好吗?】江太太道:【不要嘛!多难听,多羞人,我 我叫不出口。】【叫嘛!我叫你 小肥穴的亲太太 快叫嘛。】江太太道:【你呀!真磨人,大鸡巴的亲丈夫,真羞人。】她叫完后,马上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

  渐渐的,我觉得包着龟头的嫩肉松了些,就开始慢慢的轻送起来。

  江太太又叫道:【啊!好涨 好痛 亲哥哥 大鸡巴的亲丈夫 妹妹的小穴花心 被 被你的大龟头顶得 酸麻 酥痒 死了 乖儿 快 快点动 妈妈 要你 】江太太感到了一阵从来没有嚐过的滋味和快感,尤其是子强那龟头上的大沟缘,在一抽一插时,削得阴壁四周的嫩肉,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

  媚眼如丝的哼道:【小乖乖 妈妈 哎呀 美死了 大鸡巴的亲哥哥 大鸡巴的亲丈夫 你用力搞吧 我不行了 喔 我又 又泄了 】江太太被子强领入从来没有过的境地,更何况她又是虎狼之年,当然很快又泄身了。

  我的大龟头被她滚烫的淫液一烫,舒服无比,尤其她的子宫口,将我的大龟头圈得紧紧的,还一吸一吮的动着,那种滋味真是美极了!再听她叫我用力干 于是我抬高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拿一个枕头摆在屁股下面,使她的阴阜突挺的更高翘。

  我再不答话,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只干得她全身颤抖。

  她受惊般的呻吟浪叫,两条手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搂抱着我的背部,浪声叫道:【哎呀!小宝贝 妈妈 要被你干死了 我的小穴 快 快被你弄穿了 亲丈夫 你饶了我吧 我不 不行了 】我此时便改用多种不同方式抽插 左右插花 三浅一深 六浅一深 九浅一深 三浅两深 研磨花心 研磨阴蒂 一浅一深 猛抽到口 猛插到底等等招式来调弄着她。

  她这时的娇躯,已经整个被慾火焚烧着,拼命扭摆着肥大的臀部,往上挺 往上挺的配合着我的抽送。

  【哎呀!好儿 我的小亲亲 妈 可让你 玩 玩死了 啊 啊 要命的小心肝 】江太太的大叫,骚媚淫浪的模样,使我更加凶猛的狠抽猛插,一下比一下强一下比一下重 真想插穿她那个小肥穴,方才甘心似的。

  这一阵急猛快狠的抽插,淫水好像自来水一样的往外流,顺着臀沟流在床单上面,湿了一大片。

  江太太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颤,淫水和汗水弄湿了整个床单。

  【大鸡巴的儿子 妈要 要死了 我完了 啊 泄死我了 】江太太猛的一阵痉挛,死死的抱紧我的腰背,一泄如注。

  我感到大龟头一阵火热、酥痒,一阵酸麻,一股阳精飞射而出,全部冲入她的子宫去了。

  她被那又浓又烫的精液射得大叫一声:【哎呀!小宝贝,烫死妈妈了 】我射完精后,一下伏压在她的身上,她则张开樱唇,银牙紧紧的咬在我的肩肉上,痛的我浑身一抖,大叫一声:【哎呀 】两人精疲力尽的,紧紧搂抱着,一动也不动的云游太虚去了。

  一场生死决战经历了一个多小时,才告结束。两人一觉醒来,已是午夜十二点多了,我计划开始游说她。

  男欢女爱(3)

  【啊!糟了!已经这么晚了,我要回家去睡觉了!】江太太一听,急忙把我搂抱得紧紧的,并且把她那个丰满性感的胴体半压在我的身上,娇声的说道:【小宝贝!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陪妈妈一夜吧!让妈妈好好的亲你、爱你!好吗?】【嗯!好当然好,可是被娟娟知道了,那怎么办呢?办法是有一个,说出来不知你答不答应?】【那就快点讲嘛!乖儿。】

  【我看把她叫醒了,到你房间来,让我把她玩过,就不怕啦!】【不行!她还是个处女。】

  【是处女有什么关系?早晚还是要给男人开包的!】【那也不行,她要不是处女以后谁要娶她呢?再说我终归是她妈妈,那有母女共事一夫的,那多羞死人啦。】【亲妈妈!我先问你,刚才你舒不舒服,痛不痛快?】【舒服!好舒服!好痛快!】

  【那以后还要不要我来给你舒服和痛快呢?】

  【当然要哦!妈妈以后不能一天没有你。】

  【所以啊!我也是少不了你,但是舔包不住火,要是给娟娟知道了,跟你丈夫一讲,你想后果是如何?】江太太被我这一讲,半天答不上话来。过了好一阵,突然压在我的身上,猛亲吻我的嘴唇,一双大乳房压在我胸前揉磨着,小穴在我的鸡巴上揉搓着,淫声浪语的道:【小心肝!我为了你,什么也不在乎了,可是便宜了你啦!】【亲妈妈,你别忘了刚才舒服痛快的时候呢。】【死小鬼,都是你害我的,还来取笑我,恨死你啦。】【别恨啦!我的亲太太,那我去叫她。】

  【不要叫,我的乖儿子,不然我会羞死的,毕竟我们是母女,和一个男人一起在做爱,太难为情了嘛。】【这有什么关系,母女同伺一夫多的很,住在一个家里面,早晚都会如道的不如公开,更方便得多。】【小心肝,暂时不要公开,好好的陪妈妈睡几晚,让我多多享受乖儿子大鸡巴的美味,然后你再去找娟娟玩。希望乖儿多陪我几天好吗?】【好,我就多陪你几夜,等娟娟弄到手以后,再说服她,以后我们三人同床除了你丈夫在家以外,妈妈你随时需要,我就随时来侍候你,好吗?】【好吧,妈妈都听你的,谁叫你这小乖儿长得如此英俊健壮,将来不知那个福气的小姐,若嫁给你做太太,真是幸福不浅了。】【那还不简单,只要你答应,我娶娟娟做太太,我就可以给你这位丈母娘爽快爽快,岂不一举两得,你说好吗?】【真的,小乖乖,妈妈好高兴高兴啊,我真没有白爱你。】【妈满身臭汗,我们先去洗个澡,比较轻松有精神,等一下再给你一顿丰盛的宵夜,好吗?】【好极了,我先去烧热水。】

  不一会儿,江太太来卧房对我说:【小宝贝,洗澡水弄好了,去洗澡吧。】【妈你陪我去洗个澡好吗?】

  【我从来没有过和男人一齐洗澡的,都多羞人啊。】【来嘛,来嚐嚐洗鸳鸯澡的滋味吧。】

  说完也不管她要不要,一把抱起了她,走进浴室去。我先替她脱了衣服,再把自己也脱光,两人又再赤身面对着。

  【来,妈!我来为你洗小肥穴。】

  【嗯!不要嘛,我自己会洗。】她羞红着脸,扭动娇躯,看得我下面的大鸡巴,又开始硬翘起来。

  【来嘛,妈妈,让儿子帮你洗洗小肥穴,好嘛。】【嗯!真羞死人了,都给你看得清清楚楚的,多难为情嘛。】【有什么关系,刚才不是也给我看了、摸了,也玩了吗?】【死小鬼,讲那么难听,我、我真 】

  【好吗?别再刁难我了,可以吗?】

  【嗯,好吧!随你便。】

  【啊,你真是我亲爱的妈妈!亲太太!】

  【你呀,脸皮真厚,真不害躁。】

  于是我叫她蹲下来,双腿分开,我盛了一盘热水,蹲在她的面前,用手掏开二片红色多毛的大阴唇,肉缝内的嫩肉还是粉红色的,美艳极了。

  看得我不觉感叹的道:【亲妈妈,你丈夫一定很少玩你,是不是?】【嗯,你怎么知道的,小乖乖。】

  【小穴若是常被玩弄,大阴唇会变得黑色,小阴唇会变成红黑色,而且翻出在大阴唇的外面,难看死了。你的大阴唇是紫红色。小阴唇和阴道还是那么红红嫩嫩的,这表示你的丈夫很少玩你,真是太可惜了。】【你这个小鬼头,懂得还真不少,你老实讲,玩过多少女人了,看你刚才的一切,一定是玩女人的高手了。】【我玩过不多,连你才一共五个。】

  【啊,你这小鬼,年纪这么小就玩过五个女人,你呀!真是个小色狼,那你从几岁开始的?玩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多大年纪?是小姐,还是人家的太太呢。】【我从去年十八岁开始,玩的女人嘛,第一位是我同学的妈妈,四十二岁。第二位是我妈妈的牌友,叫刘妈妈的,四十九岁了。第三位是我的家庭老师三十四岁,第四位嘛 是个女学生才十七岁。第五位就是妈妈你啦,三十八岁。一共是四位太太,一位小姐。】【哎呀!我的妈呀!你这小鬼还真利害,玩了这么多的女人,都是人家的太太,连四十九岁那么大纪的太太你都去玩,她大你三十一岁,你不觉老吗?】【妈妈,那你就不懂了,女人从十岁开始到六十岁止,都可以玩,老、中、少小,各有各个不同的风味,各有各不同的妙趣,比如说:小女孩和少女,她们不懂性交的乐趣。就好像吃青苹果一样,有点涩口。】【已婚生子的少妇和中年妇女,她们都有多年的性爱经验,玩起来能使我尽兴,回味无穷,就好像吃水蜜桃的一样,香甜可口。再以那四十九岁的刘太太来说她的丈夫快六十多岁了,根本不能干她了,所以她每天以打牌来消磨时间。】【我真没想到年过五十的她,玩起来还那么热情淫荡,浪水还真多。完事后她对我说:女人只要身体健康,就是到了六七十岁还是一样可以性交。自从和刘太太玩过以后,我觉得好像吃冰淇淋一样,香甜而透心凉,真过瘾。】【哎呀!你这个小冤家,把我们女人都当成水果来品嚐,你真是个标准的小色狼,照你的口气,好像还要玩不知多少各个年纪的女人不可,那我的女儿要是嫁给你,还有什么幸福的嘛?】【亲妈妈,请你放心,我娶了娟娟以后,一定专心一意的爱着你门母女两人目前要是有机会,让我多嚐嚐鲜味,你可不能吃醋啊,好吗?】【死相,叫得肉麻死了。好吧!谁叫我爱你呢?你真是妈妈前世的冤家。】于是我替她把阴户里的淫水和精液都冲洗乾净,两人再互相冲洗着对方的身体。

  擦乾水渍,我把她抱回卧房,慾火又燃烧起来了。我仰靠着坐在床头,把江太太搂过来,面对面的坐在我的大腿上,叫她握住我那高翘的大鸡巴,要她慢慢的、小心的套坐下去。

  江太太叫道:【啊!小宝贝。不行,你的那么粗长,我会受不了的。】子强道:【不要怕嘛,你慢慢的往下套,我不动就是了。】江太太道:【嗯!我真怕受不了,你可不许乱动呀!】【你放心吧,我不会乱动的,你叫我动时,我再动,好吗?】【嗯,就这样说定呀!】

  于是江太太的手握着我的大鸡巴,对准她的小花洞套下去,一连套了好几次才使大鸡巴全根尽到穴底,她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她感觉阴户之中好充实又酥又麻、又酸又痒,舒适极了,急促的把个肥穴,用力的套动起来。

  【啊!亲丈夫 美极了 喔 我的小心肝 你的大鸡巴 真要了妈妈的命了 啊 你快动啊 】我双手揉搓着她的一对大奶房,张口含着另一拉大奶头吸着,屁股一挺一挺的往上顶着。

  她嘴里淫声浪语的叫着,肥臀上下的套动着。

  【吸呀!我的亲哥哥,大鸡巴的亲丈夫,快、快往上烦,顶深点,顶死你的妈妈吧!我好舒服 啊 美死了 妈妈 要 要泄给乖、乖儿了,哎啊!】她像发疯似的套动着,动作愈来愈快,还不时的在旋转那丰满的大屁股,使她阴户深处的花心,摩擦着我的大龟头,吻着我的面颊和嘴唇及眼、鼻,把我的小腹和阴毛上面,弄得像被水弄湿一样。

  【哎啊 小心肝,你别 别咬我的奶头 痒死人了 】【妈妈 实在是受不了啦。啊!泄死我了,喔 喔 】江太太鼓挺余勇,拼命的套动,累得她猛喘大气,说有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我望着她那媚荡至极的粉脸,抚摸着她那雪白滑润,丰满性感的胴体,实在不敢相信,她会是一个十七岁女儿的母亲。

  我还未出生时,她就已经有了性爱的女人,现在正和她在翻云覆雨的缠绵大战呢!她快乐的叫浪声,和阳具抽出插入的【噗滋!噗滋!】的淫水声,使人陶醉其中。

  【哎呀 太鸡巴亲哥哥 我真爱死你了,不行了,我 我 又要 要泄了 小乖乖 妈妈,要、要死了 】江太太又泄了,全身无力的压在我的身上,我正被她抽刺得无比的舒畅,她这突然停止,使我难以忍受,急忙一个大翻身,把她压在我的身下,下面的大鸡巴狠命的抽插着。

  【哎呀!你这样的狠干,我 我受不住了 】江太太已连泄数次了,口里娇叫着:【哎呀 乖儿 饶了妈妈吧 妈妈实在受不了儿的 大鸡巴狠干了,妈 够了 求求你 快、快点射 】【亲妈妈 快挺动你的屁股,我我要射 射精了。】江太太知道子强要射精了,摆动着肥臀,使小穴一夹。

  【啊!亲妈 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爽啊,我、我 泄了。】江太太被浓精一射,如登仙境般大叫出来:【哎哟!乖儿子!你射的我好舒服,好畅美。啊!妈妈,好痛快呀。】银牙紧紧咬住我的肩头,咬得我也【哎呀!】一声叫了起来。

  江太太紧闭双眼,云游太空去了

  二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慾的顶点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又亲又吻的,才相拥而眠。这一觉直睡到隔日,方才醒转过来。

  江太太睁开媚眼,呆呆的注视我一阵,猛猛的搂紧了我。之后,娇声嗲气的说道:【小心肝!妈妈实在钦佩你那一股干劲,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你使我嚐到了从来没有嚐过的性爱高潮的滋味。】【妈妈活到了三十八岁,第一次才知道性爱的美妙,是这样的舒服,是这样的畅美,总算我这一辈子没有白活了。心肝宝贝,真谢谢你把我带到极乐的境界里妈妈真不知要怎样的来感谢你啊!】江太太说着说着,竟哭起来了。

  【妈妈,你这是怎么了嘛?是不是我伤害了你了?】【没有嘛!是我太高兴了。】

  【我真给你吓了一大跳,妈妈!这是你我双方都能享受到的乐趣。】【好了!小宝贝,我问你是真心爱我吗?嫌不嫌我老呢?】【哎呀!我的亲妈妈,其宝你不老,还像个十八、二十的少女一样美,我怎么会嫌你呢?要不要发誓给你听呢?】她听我要发誓,急忙用手唔着我的嘴唇,娇声说道:【行了,不许你发誓妈妈相信你就是了,以后给妈妈多一点安慰和快乐,我就心满意足了。妈妈是不会独占你的,说不定以后找个漂亮的太太来给你玩呢。】【你赐给我如此美好的享受,以后我会更爱你,更疼你的。】【小宝贝,有了你这一句话,妈妈就是为你死也甘心了。】我真想不到,一个女人只要能够满足她的性慾,连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其原因就是喜欢男人要有一条粗长硕大、经久耐用、技术精的大鸡巴而已。

  【小心肝,你在想什么心事啊?】

  【嗯,没有想什么心事啊。】

  【我问你,小乖乖,我跟你以前所玩的三位太太,你觉得是那一个好?你最喜欢那一个?不许骗我,要说老实话。】【嗯,我觉得各有千秋,不过凭良心讲,她们三个都没有你好。】【真的!你不是为了讨好我才这样说的吧?】

  【是真的,因为你只生了一个孩子,小穴又肥又紧,尤其你的花心,每次都把我的大龟头咬得紧紧的,一吸一吮得我好舒服,你那个小肥穴就会像似吃人的嘴一样。】【死相,讲得难听死了。】江大太被我讲得粉脸羞红。

  【亲妈妈!这有什么难听的,男女在做爱时,越淫荡才越有情趣,你那骚媚淫荡的模样,要是用相机照下来,那才棒呢!】【多羞死人,我可不许你有这种念头,知道吗?】【哎呀!我的亲妈妈,你别大惊小怪的嘛。】

  【你没有这种念头我也放心了,我问你,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有机会妈妈介绍几个给你玩玩 】【我喜欢丰满成熟、奶大毛多的女人,年龄老中少都可以。】我从此以后,就同江太太她们母女二人每晚都三人同睡一房,左拥右抱。一个是美艳奇淫的中年妇人,一个是初经人道的娇嫩的少女,夜夜春宵,真是享尽齐人之福。

  男欢女爱(4)

  某日江太太请了三位太太在家里打牌,事先江太太曾对我说道:【小宝贝明天我邀三位太太来打牌,你先看看中意那一个,就对我讲,妈妈设法引来给你玩但是不可和她发生感情,玩过就算,知道吗?】【我知道,亲妈妈。我心中爱的是你和娟娟,我娶了娟娟以后,还是会永久侍候你的,我心爱的妈妈,小肥穴丈母娘 】【死相!】

  在晚餐时,江太太居中介绍一番道:【这位是XX大学的学生徐子强先生租居在我家对街的那一间房屋里,他一个人在南部读书。子强,这位是龙太太,这位是金太太这位是田太太,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一边吃着饭,一边细观三位太太的容貌和身材。龙太太五十开外,小眼圆脸,双奶肥大而下垂。金太太四十出头,脸形身材是高高的,双奶尖尖小小的。

  田太太二十六、七岁,可以说是风姿绝代,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双奶丰满而胀胀的,迷人极了。

  我心中已决定要玩玩龙太太和田太太二人,嚐嚐五十开外的妇女,以及二十余岁的少妇风味。

  【小宝

fywzqaz@126.com